是形成江苏沿江港口整体的港口集团

2020-08-10 09:31

长江沿线的生态环境提档升级,我们准备做好“三带”。这“三带”分别是175米水位线上100~150米的地方,建设有景观功能的生态阻隔带,可以拦截水土流失,阻隔农业面源污染;中山地区立体条件较好的区域,建设可以种植柑橘、笋竹等经济作物的产业带;江面2公里以内的山脊地区,建设生态保护带。

我认为长江水环境保护立法的重点,一是要确立“保护优先、节约优先、自然恢复”的原则;二是对长江功能进行法律定位,以饮用取水、生态用水为先,合理确定生态修复、生产用水、灌溉、行洪、航运、旅游等功能位次;三是划分严格的保护区,全流域实行分级保护;四是建立全流域省际间联防联治协调机构,实行干流上下游水质交接责任制和双向补偿制度;五是制定长江水环境保护与开发利用综合规划,合理布局生产力、大力淘汰落后污染产能,严格限制污染项目向上游地区转移,沿江地区逐步建设循环经济、绿色经济园区,限期关闭重污染园区和企业;六是加快生态修复工程建设,共同打造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绿色大河经济带。

要像管理街道一样管理河道,像管理基本农田一样管理水域。将把湘江保护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以贯彻落实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为抓手,以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和水生态文明建设为牵引,有序推进湘江流域长沙段的保护和治理,使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人民生活质量的“增长点”。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江苏61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尽快制定长江水污染防治法”的议案,被列为大会3号议案。今年两会,我们江苏代表再次联名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长江水污染防治法列入立法计划,并已正式向大会提交议案。

未来,省政府一号工程还将从湘江流域延伸到洞庭湖。十三五期间,湖南计划每年拿出不少于4个亿的资金来用于洞庭湖水环境整治。目前,洞庭湖周边25个县(市区)农村环境整治已全面启动,包括畜禽养殖退出等湘江保护治理政策也将在洞庭湖区全面实施。

过去武汉一些排污口未实行雨污分流,导致不少城市生活污水直排入长江。而位于青山建设五路的罗家港明渠,就曾多次被报道将污水直排入江。

具体而言,长沙的湘江保护工作将着力实施污染综合整治,突出湘江及主要支流沿岸截污治污,全面完成城区“一江五河”排水口截污改造,加强流域综合治理,完成浏阳河、捞刀河全流域综合治理,构建以“一江五河”为骨架的生态水网。据了解,2015年长沙主城区101个排水口已实现全面截污。

建议国家尽快启动长江保护的立法工作,实现长江流域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进一步优化长江沿线生产力布局,禁止在长江沿线建设高污染、难降解的建设项目;建立跨省行政区水质交接制度,严格各行政区在保护长江中的责任和义务,确保长江水生态的良性循环。要按照生态文明建设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要求,明确跨省行政区水质目标,加大督查考核,并与地方领导干部的政绩考核相挂钩。

长江经济带发展,总书记明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把保护放在开发之前,说明我们国家绿色发展的意志确实是不可动摇的。长江贯穿江苏八市, 江苏人80%的生活和生产用水都源于长江水,因此保护好长江水,对于江苏人来说非常重要。

在今年全国两会,我提交了《关于长江经济带区域发展必须加强土壤资源保护的建议》。建议保护手段加强系统化,针对当前土壤环境的突出热点问题,在政策、法规、标准、规划等层面做好顶层设计,加强土壤环境问题评估技术与防治管理技术研究,严格环境准入,针对“老污染”和 “新污染”土壤分别建立不同的土壤环境监管制度,实行分区管理对策,拓宽土壤环境安全管理体系,将土壤管理全面纳入到现行环境管理体系中。此外,针对土壤不同污染类型渠道,采取有效控制措施,进行土壤资源保护。

“现在长江南京段大约有30只左右的江豚,最近新添了几只小江豚,分为两群活跃在江面上。”南京环保组织“守望者联盟”协会副会长姜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南京禁渔工作做得比较好,如今还在捕鱼的渔民只剩下约100户左右,政府还在帮助他们转行,很多环保人士也在呼吁全面禁渔,这对江豚的保护非常有利。“现在南京还是分季节禁渔,而江豚主要生活的夹江江面全面禁渔,这在全国也是走在前列的,给江豚提供了很好的生活环境。由于长江也是重要的水源地,整个南京段的污水排放,治理工作也做得很好,水质的提高让江豚的数量稳步增长。”

作为长沙的母亲河,湘江是长沙城的主要水源地,关系到这座城市的用水安全,湘江治理工作则是关联千家万户的重大民生工程。“十三五”期间,长沙计划投入300亿元,完成以湘江库区管理、防洪保安、农田水利、饮水安全和水环境治理为核心的五项重点工作,努力让水“留下来”“流起来”“净起来”。

姜会长说:“我们希望南京长江江豚的就地保护工作继续下去,同时整个环境保护工作不断完善,让整个长江的生态系统能够恢复良好,让这种野生大型哺乳动物能在南京长久安家。”

长江的生态环境治理之所以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在于长江流域太广,横跨11个省,而各省之间、各部门之间往往又“各唱各的调”,只管自己境内的长江的水质,不管流到下游的水质如何。一些地方往往喜欢把污染较大的工业设在本省的下游,这样排放的污水就会流到下游别的省份。这种现象在汉江里也十分普遍。在长江生态的保护上,在国家层面要尽快出台相应的长江生态环境保护的法规,对各部门在长江环境保护上的职责、分工做出明确的规定,并对流经各省的长江水质都设定一个具体标准,比如规定某个省,长江水流入该省时水质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流出该省时的水质要比流入时的标准更高,这样就可以杜绝把污染工业放在下游的行为。

经济发展得再好,也不能忽视人的生活质量,特别是水和空气。我很关注长江经济带的建设,特别是长江水资源的保护问题,今年特别带来了一份《关于加强长江水资源保护的建议》。

生态阻隔带不会发展产业,国家可以考虑通过赎买的方式,将原来属于农民的林权赎买过来,交给专业林场管理,这样农民也有收益,森林也有人保护;产业带则可以发展生态种植业,让农民增收,真正感受到实惠。一定要让老百姓见到效益,国家战略才会真正进入每一个老百姓的生活里。长江生态保护要实现“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才能实现良性的可持续发展。

一方面,要加强监管体系建设,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环境下,港口水运效益不是很好,企业的环保主体责任的落实不是很到位,需要进一步加强监管。另一方面,我们要依托资本为纽带,推进沿江港口的整合和集约发展,大幅撤并老码头,腾出岸线来给城市、给现代物流产业。与此同时,我省的航运业发展,要更加注重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及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的对接,注重与中西部地区合作,构建上中下游一体化的江海联运体系,实现集约化发展,在竞争中合作,取得共赢。目前我省一个市里有好几个港口,全省有几十个港口,集约化程度比较低,我们正在推分三步走,第一步推进各式港口一体化升格,第二步,跨江港口资源的整合,第三步,是形成江苏沿江港口整体的港口集团。

2013年,湖南省政府将湘江保护与治理列为“一号重点工程”,决定以“堵源头”、“治调并举”、“巩固提升”为阶段目标连续实施三个“三年行动计划”,努力实现江水清、两岸绿、城乡美。据统计,自第一个“三年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湘江流域8市cod排放总量减少3.63万吨,氨氮减少0.75万吨。流域内废水废气中共削减重金属排放322吨,削减了37%。

长江经济带是依托长江黄金水道而打造的经济新支撑带。改革开放以来,长江经济带已发展成为我国综合实力最强、战略支撑作用最大的区域之一。城镇化、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快速推进是该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志。由于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双重作用,出现了土壤污染、土壤资源损失与退化等问题并变得愈加严重,这也促使土壤资源保护提上日程。《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我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

江苏的沿江开发已相对成熟,控制环境风险显得尤其重要,对已有的开发区进行优化保护提升的紧迫性也显现出来。最近,扬州就做了一件保护环境的大好事。扬州二电厂项目,国家在十二五期间本来已经批下来了,但是从沿江生态保护的角度看,火电厂再建到这里,就不合适了。省国信集团和扬州市政府果断将厂迁移走了。

今年1月习总书记到重庆视察后,保护长江流域生态屏障已经上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为了进一步保护好长江生态屏障,重庆也有一些新打算、新举措。

2月28日,记者来到罗家港明渠,在离明渠还有十多米远的地方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走近后,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记者看到,明渠中的水呈墨绿色,上面还泛着油花。沿着明渠往长江边走,能看到十余个排污口将生活污水不断排入明渠。最终污水流入余家头泵站,后排入长江。记者看到,滚滚黑色的污水从泵站轰鸣而出排入长江,在江中冲出了一道黑色,和江水泾渭分明。在排污口附近钓鱼的刘爹爹告诉记者,过去罗家港的污水比现在污染还要严重,“现在经过泵站的时候好像是处理了一下,但还是很臭。”记者了解到,在这个排污口的上游约200米处就是余家头自来水厂,下游约3公里处就是港东自来水厂。

“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将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放在首位。”统计表明,2005年—2013年,长江流域废污水排放总量从296.4亿吨增加到336.7亿吨,占全国比重由41.34%升至43.44%。来自沿江的重庆、湖北、湖南等省市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认为,长江流域面积广,主干流流经11个省(市),应在流域“生态共同体”共建的理念下,将生态环境保护从过去的局部问题提升为流域生态安全的全局问题。

3月4日,记者顺着滨江风光带从下关中山码头一直骑行到青奥公园,一边是健身步道、骑行自行车道交错,一边是滔滔长江。

长江经济带的建设是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在这其中发挥黄金水道的作用非常关键,在长江航道水运的发展上,要更加注重生态保护。

随着长江流域开发加快,长江水环境已经不堪重负,干流水质出现明显下降。而且长江两岸从上游至下游遍布着各种工厂、工业设施和建设项目,排污口威胁饮用水源安全。

为了更好地保护长江,我省近期将编制实施《“十三五”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实现“到2020年,长江干流江苏段水质保持优良,主要入江支流消除劣ⅴ类”的目标,着力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绿色生态廊道。

今年是湘江保护与治理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的启动之年。经过第一个“三年行动计划”之后,湘江干流水质得到明显改善。第二个“三年行动计划”中湖南将围绕郴州三十六湾、衡阳水口山、株洲清水塘、娄底锡矿山等区域加大环境综合治理力度,“啃”下重点区域水污染整治的“硬骨头”。

由于建筑业用砂需求较大,黄砂价格居高不下,使得长江上非法采砂十分猖獗。在武汉、黄石、沙市等地,非法采砂尤其猖獗。不法者为躲避执法往往昼伏夜出,一些采砂船一晚上能赚十几万,较高的利润也让他们敢于铤而走险。目前对于非法采砂只能用行政手段进行罚款,但罚款并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而非法采砂不仅破坏航道,带来很多安全隐患,对于长江的生态环境更是极大的破坏。据不完全统计,长江上每年非法采砂数量达数千万立方米,如不尽快遏制非法采砂行为,后果将十分严重。建议参照我国《刑法》,对在长江非法采砂严重破坏航道危及运输安全的行为,以破坏交通设施罪定罪量刑,严格追究刑事责任。

长期以来,长江承载着沿江220多座城市的生活污水和数万家企业的工业废水排放,承接的污水量占全国总量的1/3以上。新一轮长江开发方兴未艾,长江水污染日益加重,水生态日趋退化的问题已经严重威胁到下游区域的饮用水安全,长江生态安全的警钟已经敲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