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在养老问题上还能有所作为

2021-04-25 19:22

一些代表和市民建议,政府应通过政策引导,吸纳社会力量为解决养老问题出力,针对不同人群推出不同服务;同时,在养老问题上,社会和子女都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社区养老需要社会各方面共同参与,目前已有部分地区对此进行探索。黄浦区由淮海集团和杏花楼集团旗下餐饮企业设立老年人助餐点,日供餐能力近5000客,实现了助餐服务区域性覆盖。

按照上海养老服务体系要求,“十二五”末养老床位达12.5万张,助餐、助浴、助洁、助急、助行、助医为主要内容的居家养老服务将涵盖230万人。

上海率先于全国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问题备受关注。记者从昨天举办的市人大代表“养老事业发展”专题书面意见督办会上获悉,上海已明确养老基本公共服务指标,将养老床位任务列入政府绩效考核,建立养老机构统筹建设资金机制,投入力度前所未有。

据了解,目前上海631家养老机构,公办事业单位仅占5%,民办非企业单位占95%;公建投资主体占47.7%,民间力量创办占52.3%。下一步将继续通过民办公助、公建民营、购买服务政策引导,加强服务监管等方式,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机构、老年照料、居家养老服务等为老服务行业建设和运行。(记者 简工博)

今年45岁的赵先生尽管事业有成,但父母养老问题一直是心病:“我经济条件不错,但我和妻子工作很忙,对父母很难照顾周全,随便请保姆我们又不放心,市场上没有更多的选择?”

“养老事业是一项综合性工作,政府部门应该牵住牛鼻子。”刘琼代表指出,她所在的社区有3万老人;但养老床位仅95张,很难再找到合适地方建养老床位。街道曾探索养老“15分钟服务圈”,将老年人的活动、餐饮、就医等问题纳入15分钟范围。一些代表指出,如果在配套政策和人才引进方面有突破,社区在养老问题上还能有所作为。

让老人住“没有围墙的养老院”

据民政部门介绍,社区养老服务在起步发展阶段需要由政府主导推动,服务中相当一部分由政府资助。

“上海养老事业能不能仿效房产市场,政府部门负责托底保障,中高端交给市场运行。”刘樱代表认为,养老问题无论政府还是个人全部承担都不合适,“政府不能大包大揽,钱要用在刀口上。”

为“养老事业”提供个性化产品